蟹将军

偏执热爱世俗的庸见

告别日

千言万语都在今天停住。

下午公榜,得知成绩只差一分之后一直觉得如梦如幻,不像是真实的。事实上最后的最后,我才意识到这件事在我心里的位置早就没那么重要了。但途中种种,绕了无数的弯路。问了各种人调剂学校的情况,老师条件,复试内容。深感一切的复杂和费心,瘫倒在床上,爬不起来又无法入睡。找同学吐槽,种种这些,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像梦境一场。

细想这半年的种种经历,对考研这件事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起初很多人劝我说这条路太难。其实不单纯是难,而是评价结果的未知。应试表现能力本来就非常局限,再加上操作调整后的结果,不透明的诸多过程,完全不关能力的种种内容,让人在毫无兴趣的状态下强打精神。同时又要每天思考后果和退路并一遍遍地确认自己无路可退,脑袋里的压力有几万倍大。这样高强度的学习下唯一的安慰就是每天认真收获到的那一点点知识。

而来到上海后的一星期让我充分感受到了无奈和气愤。租房子遇到的种种问题,培训班里一群过线生的二流水平,同济本校在发布通知前的种种作为,让人无论如何不能感受到一点点应有的尊重。我无数次的为那些二本三本学生感到悲哀。整个同济周边的考研产业每年由他们推动起来,寒窗苦读我们经历了一样的痛苦。尽管他们的结果可能更不容易,但这份执着和认真并没有被这个产业认真的对待。连同济本校都在漠视这一些的同时助长这些产业,每年的分数线同样毫无客观理由可循,无数的黑幕操作在背后修改,真正的努力早就被淹没。

即便依然维持着不合理的评价制度和选拔标准,同济的考研活动每年仍然被上千位普通学子的殷切希望堆积起来。作为高等院校,即便根本不看重这部分学生,也应该对如此多的个体考生留存最基本的关怀。

然而我所经历的事实是:

同济大学在全国34所自主划线学校里拖延到最后一个公布成绩,其实校内早就通过讨论定好分数线,但其中不知道出去什么原因种种修改,迟迟没有上报国家。导致长达一周的时间内基本前200的学生都在烧灼的等待。

等待的结果是什么呢?

从试卷情况来看,显然政治和大综合题目偏难,很多学校都选择降低这两门的分数线。然后同济公榜,降了英语分数线,十分(?

从前期各种说明来看,同济今年区分开专硕和学硕,就是为了划分不同方向的考生保证相对公平。因此今年有意提高了历史方向的难度,快题方向的平均分比历史高出十多分。寒假的分数排名也是分开拍的,不同方向的学生入学后的培养计划和学历证书也会不同。然后,分数线结果公布,同济今年依然所有方向混在一起统一划线(?

索性同济研招办的电话是可以打通的,在一切通知都没有出现的时候你可以联系他们。但你会听到咖哒一声脆响,电话被拿起来又挂掉了。

短短一周的时间内,事情的状况已出乎很多考生意料的方向发展。反正年年如此,谁会去追究为什么难度变化最小的英语要降分?谁会追究原先政治和专业课降低五分的结果为什么被修改?

大多数考生都是抱着充分了解这样不合理存在的情况下依然报考的。但这样飘忽的评定标准让人完全不能信服也完全没有为之奋斗的动力。很多人说没有办法,报的人太多就只能提高分数线。但是哪一个本专业人士会认为英语能力是应该拿出来被最优先降低的?

主导者既然已经抱着这样毫无道理的做法,周边产业的常态早就不难想象。春季来上海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租房。住进来后才知道房东本人也是二道贩子,他本人在同济附近长期租下了很多旧的职工宿舍。基本只租给考研的考生,每年高峰期供不应求,因为外地的考生根本没有途径直接在本地的中介租房。事实上他们的价位高出市场价非常多,借助考研的刚性需求市场却常年生意火爆。

以上种种负面消息均因为我现在对同济大学的反感引发。一家之言。

事实上对于我来说,可能考研这件事的意义已经达到了。如今可以满意的告诉自己到达了本科毕业的要求,我从来不后悔这半年的选择。对于最后的结果我表示遗憾。但应试本身就是双向选择的事情,我一早就知道所有科目的安全线,但在能力范围内选择了对自己最有用的知识进行学习。造成轻微偏科的现象也不能抱怨什么,再来一次也一样,不认同的东西就是不认同。那只能说明贵校的标准和我的标准有所差异,那么不需要继续进去感受这种标准的差异也是一件好事。

说来神奇,从今天下午看到成绩到后来焦虑的四五个小时内,我疯狂的打听各种有希望的调剂学校,拼了命要给自己半年的努力挣得一个说法,完全没有理智可言。晚上真的和朋友聊起来,才慢慢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早就淡去了。目前计划中的事没有一件是非上学不可的,反而很多会因为上了学后为了一纸文凭的约束不能尝试。可能心里的标准是达到自己的认可就好吧。

反正我是从小踩线一直到大的:小升初差点踩线不过,后来踩线过了,高考踩线进了建院这一点我至今说不清是福是祸,如今的结果无非踩线进了或踩线不进。不是我想得太开,我通常都是这种操作。

唯一遗憾的是不能和善解人意的二佳一起念书了。这件事我确实期待了很久,最终因为我没能成功,是我心里唯一的不满意,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一句抱歉。还有考研期间保持联系的朋友们,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困境,非常感谢你们的关怀。这个心思杂乱的冬天,唯一一次让我哭出来的不是分数,而是你们。

还有很多事情,寄人篱下的各种敏感,漂泊不定时的各种权衡,现在脑子里物质的东西太多,脑回路太长。我做了很多事情,依然控制不了人生按照我所计划的样子前进,这一切都是际遇吧。相比于大半年的紧张和揪心,现在反而觉得如释重负,终于有机会自由地实现做想做的事了。

还是很感谢这段经历,今年才感觉真的变成合格的成年人,但很可惜最美好的时光就要过去了;还很感谢陪伴我的你们,未来我们还会相遇的,希望那时已经有力量去保护一切东西,也还没丢掉执着和狂热。

评论(2)